弟弟

亲爱的弟弟,

认真的算起来, 其实你才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中相处时间最久的人. 对于你, 我却不知该如何评价. 一母同胞,从小一起长大. 从幼儿园到高中, 晚上也睡同一张床, 玩同一台电脑, 分享一样的玩具, 甚至我的朋友你也都有来往.

小时候, 你是胖子小霸王, 一言不合就联合表弟一起揍我. 后来和表弟分开了才慢慢收敛了. 在小学,你是惹事精. 同年级的老师同学谁不知道, 你惹了麻烦, 叫家长. 哦, 你哥就是家长. 我的家长会要开两场,先参加自己的, 然后代表你家长.

没有户口, 我只好自己找办法考去三十六中. 好学校考不进, 只好给你找私立校读书. 在私立初中过得不开心, 三年读完却由于成绩太差学校不让你参加中考. 依然是我找关系送你去读了朋友在读的私立高中. 后来和我抱怨, 如果一开始让你去烂学校和你的小伙伴在一起玩耍, 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由于从头到尾, 都是我替你做了选择, 所以你变成了不会选择. 陈先生, 如果你有足够的自制力和行动力, 以及基础的判断能力, 你根本不会连自己的人生都没有办法选择. 因为现实是你自己的行为导致你, 哦, 还包括我. 我们连选项都没有, 只能被动接受.

你看, 我们的人生的道路一开始几乎都是相同的, 连兴趣爱好都是. 是我先接触到了网络游戏和网文, 然后你受到我的影响也沉迷了. Dota是你先开始玩的, 我现在也会偶尔来两盘过过瘾. 轮滑也是我先上了脚, 认识了圈子. 而现在这个圈子里面也都只有你的朋友, 我几乎一个也不认识了. 我也曾经熬夜看小说而忘了写作业. 我也曾经通宵打dota而第二天趴在课桌上睡大觉. 我也曾经每天晚上放学回家吃晚饭就穿上轮滑鞋刷街到12点才回家. 你看, 我们两个有什么不同. 但是我明白自己不过是普通人, 所以我在中考前关上了电脑, 在高考前一年把我三双轮滑鞋都封进了箱子里面, 开始了我每天早上8点起,晚上1点睡的高三. 你看, 这就是我们两个的不同. 你可以不断地满足自己的欲望, 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请提前考虑清楚然后含着泪承担后果. 而非在事后抱怨命运的不公.

生活简直就像是在设计实验一样. 2009年又把我们重置到了同一个条件下. 一样烂的英语, 一样烂的家庭, 同住在一个小房间里面睡着同一张破床. 依稀还记得头发靠着床头的墙上看网文而发霉了的墙. 那个时候, 我原一度以为, 生活只剩下了眼前的苟且, 去他妈的诗与远方.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只是生活. 后来你亚特兰大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前的那个晚上, 对我说, “你现在好啦, 离迈阿密那么远, 不用考虑那些烦心的事, 把我一个人丢在哪里了” 说者或许无意, 听者有心. 我们从同一个社区大学出发, 而现在走向不同的地方. 这样的结果, 其实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不是因为智商或者天分之类的东西, 而是在打完两盘Dota我开始背单词, 而你继续玩到12点; 我通宵背书, 9点考完试回家睡觉, 而你昨晚看网文睡得还没有起. 那个时候的学习, 真的还没有到拼天分的程度.

起点爽文当然能得到快感, 不然也不会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在Dota中战斗超神的时候, 简直能让人高潮迭起. 你无法面对现实窘迫与当下的迷茫. 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努力的意义, 怀疑自己奋斗的价值, 所以你想要逃避. 游戏与网文的幻想乡里面所有的欲望都可以得到满足. 这样的想法我懂, 我也理解. 但是若心中没有目的与向往, 那便真的只能在这眼前的苟且中, 再也没有远方了. 当我一次次劝你努力看书, 然后被你嫌我烦, 甚至呵斥我, 不要管你之后, 我们在那个时候就分道扬镳了.

时隔两地, 我也还是希望你会有所成长. 一直以来, 我希望能有机会和你说, 我很喜欢李宗盛的那首<和自己赛跑的人>, 因为我希望在这首歌的歌词里能有机会和你说, 亲爱的Jin, 我的弟弟, 你很少赢过别人, 但这一次你超越自己.

当你过了ESL 6级准备开始正式上课的时候, 我甚感欣慰. 当你选择彻底放弃学业, 选择打工的时候, 我心里很酸涩, 既然你最后还是这样选择了, 我也无可奈何. 去年圣诞, 你突然结婚的消息从奶奶那边得知的时候, 我惊讶之余也担心过你的决定是否太过于匆忙. 在你结婚后, 你开起了Uber,讨论着怎么支配收入,努力存钱. 当你和我说, 你和钱钱有了一起做生意的计划. 我很欣慰你对自己的人生有了规划, 不再是那个随随便便就说出”等我能玩的都玩够了, 死掉就好了”的那个不懂事的少年.

至于我, 做人圆滑,做事目的性极强, 但是我不会随随便便给别人带来不便. 能解决的事情自己解决. 当自己不能解决的时候, 我会相出不同的方案, 然后提供给双方都能满意的解决办法. 又想当大爷, 又能解决问题. 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 你现在也就只是窝里横. 当你身边的人还在乎你的感受的时候, 他们才会让着你. 他们在度让自己的利益来满足你. 你说话难听, 你觉得你直接爽快? 你考虑过听话的人的感受么? 这叫自私, 你硬声硬气的说出来, 你爽了. 可是别人凭什么让你爽. 好好说话, 和别人讨论问题的时候, 从别人的角度出发思考, 就成了拐弯抹角, 心里阴险了. 就成了”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喵的还是在我在帮你考虑婚礼的问题的时候, 对我说这样的话.

呵呵哒, 那我现在凭什么要让你轻轻松松说的那么爽, 然后我被气的一夜睡不着. 少侠, 你走好不送. 你们那点子破事老子不管了. 爱谁谁吧.

2016年6月22日,

西雅图